大喇叭 > 产品新闻 > 抗疫日记|重症区的“插管队”:总有一瞬会让

抗疫日记|重症区的“插管队”:总有一瞬会让

[导读]:28岁的凌肯,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的医师。2月17日,是他作为麻醉科插管突击队入驻防疫一线日上午,凌肯在工作群里接到医院紧急通知:西院接收大量危重...

  28岁的凌肯,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的医师。2月17日,是他作为麻醉科“插管突击队”入驻防疫一线日上午,凌肯在工作群里接到医院紧急通知:“西院接收大量危重病人,需要插管抢救治疗,要求麻醉科安排10人小分队到西院支援……自愿报名!”短短20分钟,凌肯和麻醉科的同事,迅速组成十人“插管突击队”,次日一早就投入到重症患者的抢救工作中。

  因为插管时患者的气道会直接开放,在重症病区里,凌肯的工作是呼吸道接触风险最高的。但每一次插管成功,一步步把重症的血氧饱和度提升,都是从死神手中夺回一些时间。

  今天上午10点我开始进入隔离病区,在里面进行6个多小时的工作,到了下午4点出舱,工作强度还好。做了4个插管,插管前最高85%,最低只有65%,插管后看着他们的血氧饱和度都提升到了安全水平,让我觉得很高兴,又给他们增加了一分活下去的希望。还做了1个三氧自体血治疗,1个心肺复苏抢救。

  我的工作很特殊,主要是面对危重症患者,平时不负责病人的日常治疗。每次只要是我们出场,一定是他病情很严重的时候。正常人的血氧饱和度至少是95%以上,但我们接触的病人血氧饱和度都很低,低于80%的血氧饱和度,就撑不了几个小时了,我们就是在和死神抢时间。

  我的家人听说我加入了“插管队”也确实会有些担心,每天晚上父母都必须要让我和他们通视频电话,但好在他们也理解我的工作。

  最近,因为在微博上发布抗疫的小知识和一线工作人员的状态,没想到从十几个关注着,涨到了300万粉丝。这让我非常惶恐,也有一些网友会发私信给我询问医生相关的问题。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位高三的理科生,他对我说,他一直有一个医生的梦想,但有些害怕血肉模糊的场面,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克服,所以想询问我的意见。

  我跟他说,在做选择前,你一定要慎重,这条路很艰辛,选择后也可能会不止一次的后悔。但是,如果选择了这条路,总有一个瞬间会让你觉得,这辈子没白活。

  身处武汉的抗疫一线,面对的是死与生的考验,是本能与信仰的抉择。医者不是神,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是我们身上属于信念的那些热忱,击碎了作为常人的恐惧。守护生命的同时,我们凝望未来,那里有黑暗后的光明。而我选择记下这些抗疫的故事,愿那人性的光明照得更远。

  守在武汉这么些天,也有些想家了。我的老家宜昌是座温婉如水、灵动过人的城市。从外出求学算起,阔别家乡已有十余年,此间和宜昌只见寒暑,无有春秋。武汉距之仅两小时高铁车程,可这些年依然回家寥寥。

  听闻宜昌也在这次疫情中遭受重创,封路封桥比之武汉。愿我的家乡安好,待春日苍穹朗朗,疫情烟消云散,回家一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喇叭民用品招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pxw/268.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