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 > 产品新闻 > 全网寻找!消失34年的状元郎

全网寻找!消失34年的状元郎

[导读]:我想通过这个视频找我的儿子,他失踪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我们两个老人已经八十多了,如果他还在人世,在有生之年我们想见一面。 近日,安徽省岳西县八旬老人胡我惠向澎湃新闻...

  “我想通过这个视频找我的儿子,他失踪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我们两个老人已经八十多了,如果他还在人世,在有生之年我们想见一面。”

  近日,安徽省岳西县八旬老人胡我惠向澎湃新闻发来一则视频,希望找到失踪34年的儿子胡文生。胡我惠告诉澎湃新闻,1984年胡文生参加高考,是当年岳西县高考理科状元,后进入华南理工大学读无线年暑假前后,胡文生与家人失去联系。

  胡文生的外甥女储婧婧一直在帮助胡我惠寻找自己“三舅”的下落,但过程十分坎坷,“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期望与失望”。

  储婧婧告诉澎湃新闻,就在今天(5月1日),还有一名网友联系她称其父亲有位出生于1966年的同事与胡文生长相十分相似,但后来又说找人需要提供“资金支持”,她怀疑是骗子。

  “34年过去了,外公真的很想要一个结果,他满脑子都是这个失踪的儿子。”5月1日,储婧婧向澎湃新闻记者详述胡文生失踪以来,全家人长达34年的寻找、等待、期望与失望。

  在储婧婧幼年的记忆里,自己有三个舅舅——大舅、二舅和四舅,全部都考上了大学。可外公外婆却经常指着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说起“三舅”。

  据储婧婧介绍,三舅胡文生出生于1966年,从小天资聪颖、性格温和,又勤奋努力,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84年高考,三舅以全县理科状元的成绩被华南理工大学录取。一度,三舅成了家人们心中的骄傲,也成了全县的公众人物。

  “外公之前是岳西县汤池小学的校长,外婆是老师,现在他们都退休了。”储婧婧说,尽管都是教师,但仅仅靠微薄的工资供养几个大学生,还是十分吃力。几个舅舅也十分体谅外公外婆,平时生活都十分节俭,有时假期都不回家,留在学校勤工俭学。

  1985年,胡文生正上大二,寒假前原本学校已经统一为学生买好回家的车票,可临到回家,他却改变主意,放弃了回家过年,留在了学校。

  这种情况,在当时的贫困家庭并不罕见,一家人也没太在意。然而,谁都不会料到,之后的三十多年,春节团圆的饭桌上,却再也没有了胡文生的笑声。

  胡文生最后一次和家人联系,是大二下学期暑假(1986年7月初)前,他曾寄给家里来信,说明回家路线,提到暑假想先去旅游再回家。

  1986年暑假胡文生失踪后,胡我惠在学校的帮助下,借了400元动身前往广州了解儿子失踪的原因。可惜,胡我惠到了学校后,并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最后待了半个多月后无功而返。

  “外公很后悔当年没有继续找下去,一个是因为他自己有工作,还有是因为当时是别人开车送他去的,也不便麻烦别人太久。而且当时外公外婆还要供养两个儿子读大学以及小儿子读高中,他们的工资也支撑不了长时间的寻找。”储婧婧说。

  储婧婧称,1986年胡我惠离开华南理工大学时要求学校做到三点,第一是联系公安介入,第二是要将寻人启事登上《羊城晚报》,第三是派人寻找。

  “后来没有公安局人员联系外公,但当时有两个学校老师,据说是沿路找了都没有消息,来到岳西县给了外公一张印有寻人启事的《羊城晚报》。”储婧婧说。

  2020年4月28日,胡文生的大学班主任看到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后联系到储婧婧,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他说他感到很抱歉,当时非常想去寻找胡文生,但是学校以他太年轻为由拒绝了他的请求,派了两位三十多岁的老师参与调查。”储婧婧说。

  据储婧婧介绍,2020年4月30日,华南理工大学称,他们会继续跟进了解情况,并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还说因为五一放假,所以会先配合公安的调查”。

  “从1986年失踪到现在,所有的过程都很模糊,大部分信息都是猜测的。”储婧婧无奈地对澎湃新闻说。

  储婧婧介绍,当年回家需要学校统一订票,听胡文生同学说,有学生在食堂捡到了胡文生回家的火车票,之后还给了他。

  “最后见到胡文生的同学称,当时把他送到校门口坐上了22路公交车。那位同学说,三舅脾气有点暴躁,他猜测三舅失踪和脾气暴躁之间有联系。”储婧婧说,但其家人均认为这不可能,因为在他们看来胡文生的脾气一点也不暴躁。

  胡文生的大学同学也称,胡文生平时虽然不会主动和人打交道,但他与同学相处很好。据媒体报道,4月29日,胡文生大学同学栾长宏回忆,胡文生的成绩非常好,学习和动手能力都很强,大二下学期他还在自学日语,甚至他还表达过考研究生的想法。胡文生平时虽然不会主动和人打交道,但他与同学相处很好,失踪前没有什么征兆。

  “三舅有没有参加期末考试?失踪前是否出了校门?到底有没有去过公交站台?”储婧婧说,“这一切我们都不确定,有三舅的同学说送他到公交站了,但是真是假我们也不清楚。”

  但胡我惠和家人能确定的是,1986年胡我惠在儿子宿舍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封写给中国象棋组织的信,信中谈到了象棋的新走法,但还没来得及寄出。“遗憾的是,外公说在家里老房子翻新的过程中,这封信也遗失了。”储婧婧说。

  据储婧婧介绍,当年作为教师的外公外婆也不愿意再给华南理工大学造成困扰,后来便一直把这件事埋藏在心里。

  “可34年过去了,外公真的很想要一个结果,他满脑子里都是这个失踪的儿子。外婆已经得了老年痴呆症,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是她知道有这个孩子。”储婧婧告诉澎湃新闻。

  2018年,胡我惠的姐姐生病住院,胡我惠前往医院探望。“说起失踪的孩子还没找到,两位老人还一直掉眼泪。”储婧婧回忆道,“这些年来,家人都心照不宣地避免在外公外婆面前提起三舅。直至2016年7月,外公在吃饭时主动提及三舅,说他已经失眠很久了,每天晚上两三点都是醒着的,脑海里都是失踪的孩子,希望我能帮他找找。”

  2016年7月,储婧婧联系到学校旁边的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公安局与学校联系后,学校表示确实有胡文生失踪一事,但没有任何线索,建议储婧婧联系校友。

  “我说我已经联系过校友了,他们也不知道什么信息,可公安局没有再回应,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储婧婧说。

  1986年,华南理工大学派出的两位老师告诉胡我惠,他们在庐山找到了一具无名尸体。但经过辨认后,该无名尸体从长相和衣着来看都不是胡文生。

  储婧婧说,外公在三四年前,无意间看到“北京长城砖墙遭遇‘刻字留念’”的新闻。其中,在已经被划刻的名字上,他看到有“胡文生”三个字,刻字的笔迹与胡文生很像。

  储婧婧想到,此前有人曾在广州“寻亲群”联系自己,自称是胡文生的干儿子,对方自称知道胡文生和别人一起去过长城,而且胡文生还曾住在自己家。由于口音问题,储婧婧听不太懂。此外,她认为胡文生在广州读书,去北京的说法不太能说通,而且对方自称是胡文生的干儿子,这让储婧婧有些怀疑,“当时未在意这件事情。”

  后来再和外公交流,得知在长城上发现疑似胡文生的笔迹时,储婧婧想再次寻找此人,“不知是什么原因,他被踢出‘寻亲群’了。”

  2016年,江西九江某网吧也有人向储婧婧提供信息称,有个名叫胡文生的人天天在网吧看小说。而胡文生失踪前也说过,想去江西九江的庐山旅游,并且也喜欢看小说。“我们等了一个多月,终于得知了他的身份证号码。二舅查询之后,发现照片不是我三舅,我们都很失落。”储婧婧说。

  2020年5月1日,一名网友联系到储婧婧,称其父亲有位出生于1966年的同事与胡文生长相十分相似,还说其父在致电该同事询问胡文生一事时,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

  储婧婧得知这一信息后十分激动,“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但我真的很激动,有一丝线索我都不想丢掉,都想尝试一下。”

  随后,该网友称需要乘坐高铁回家与父亲确认此事,并要储婧婧提供资金支持。在储婧婧没有明确回应这一请求后,对方表示其父亲认错人了。“他让我不要告诉别人这一信息,并且也拒绝提供其父亲的工作单位和同事的照片,可能是想骗钱吧。”储婧婧说。

  储婧婧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她和家人的计划是继续联系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希望能从公安局得到帮助。

  看到外公为了寻找失踪的孩子夜不能寐,储婧婧十分心疼。“我怕外公一直纠结这件事,就赌气和外公说,这次找不到就别找了,我不帮您了。但后来我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分了。”储婧婧希望外公能放下,但同时她也理解外公外婆,“作为父母,哪怕有一丝希望都不会放弃寻找孩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喇叭民用品招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pxw/246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