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 > 产品新闻 > 女儿问他何时凯旋 33年军龄的军医用一句唐诗回

女儿问他何时凯旋 33年军龄的军医用一句唐诗回

[导读]:又一批重症患者转入火神山医院ICU。忙碌了一天,宋立强坐在返回驻地的班车上,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把患者的情况又梳理了一遍。 病房里没有窗户,灯光24小时长明,感受不到白天和黑...

  又一批重症患者转入火神山医院ICU。忙碌了一天,宋立强坐在返回驻地的班车上,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把患者的情况又梳理了一遍。

  病房里没有窗户,灯光24小时长明,感受不到白天和黑夜。一个多月来,重症医学一科副主任宋立强和战友们每天都在这里,为挽救每一位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而战斗。

  3月15日下午,脱下防护服,宋立强大步走出重症医学一科病房,穿过长长的白色走廊,一脚踏进春日暖阳。仰起头,看着蓝天上流云飘过,一种充实感从宋立强内心深处涌出,将连日来的疲乏和紧张一扫而空。

  宋立强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名队员,也是军医大学的一名教授,更是一名有着33年军龄的军医。熟悉宋立强的同事都说,他是一个特别有爱的人,关爱患者如同亲人。“兵者、医者、师者”恰如一个“品”字,在他身上汇聚成一道爱的光芒。

  出征武汉以来,他一边争分夺秒救治患者,一边加班加点查阅资料、制订规范、研究病例、总结经验,不断探索完善危重症患者的最佳救治方案。边救治边总结,他把自己的体会和思考,写成《现有条件下救治过程的不足和思考》一文,为有效诊疗危重症患者提供了新的思路。

  3月10日,是宋立强的50岁生日。同为军医的妻子李妍发来祝福,宋立强给妻子回复了一句话:“五十知天命,救死扶伤就是我的天命。”

  在火神山医院,宋立强常对患者说的一句话是:“加我微信,今后随时可以找我。”听到这句话,许多原本忐忑不安的患者便放下心来。

  为患者提供“全病程管理”,是宋立强多年来的工作常态。即便是下班之后,有患者来电咨询求助,他也总是不厌其烦地答疑解惑。妻子李妍说:“他的热情和能量,大半用在患者和学生身上了。有时已出院的患者病情出现反复,电话打半个小时是常事。”

  “一切以患者为重”的理念,在宋立强心中执着而坚定。他说,这是受了母亲的熏陶。宋立强的母亲曾是一名妇儿科医生。因为住在单位家属院,半夜有患者家属敲门求助,母亲总是起身披衣就走;中午有人登门求救,母亲也会立即放下饭碗。耳濡目染之下,宋立强从小便立志从医。

  支援武汉的日日夜夜,宋立强与团队成员分工协作,令许多重症、危重症患者转危为安。为提高重症患者的治愈率,宋立强始终注重跟踪最新的临床研究结果。

  “9床脉搏氧维持不住了,赶快抢救!”3月15日一大早,宋立强刚跨进更衣室,就收到值班医生的紧急呼叫。进入监护室,宋立强快速检查呼吸机、查阅患者胸片……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这名重症患者转危为安。此刻,宋立强的护目镜里,白色雾气氤氲,在镜屏上勾画出道道水迹。

  为危重症患者吸痰、带患者到影像室拍CT、与战友交流救治经验……这一天,在“红区”的几个小时里,宋立强一刻也没停下来。

  宋立强珍藏着一枚纪念抗击非典胜利的首日封,那是他17年前在小汤山战斗历程的见证;12年前,他的身影又出现在汶川抗震救灾的战场上。这一次,作为医疗专家出征武汉,宋立强在火神山医院重症监护室与战友一起携手攻坚,为患者打开生命通道。

  “救死扶伤对我来说是一种幸福,我们要把能救的患者都救过来,不要留下遗憾!”宋立强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这是他的心声,更是爱的写照。解放军报记者 高立英 中国军网记者 高辉 通讯员王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喇叭民用品招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pxw/1378.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