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 > 产品新闻 > “白衣战士”终于可以休息了,隔离的日子他们

“白衣战士”终于可以休息了,隔离的日子他们

[导读]:吹吹海风,听听海浪,调适下心情。海南省中医院援鄂护理队队员李丽通过微信告知自己的近况。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海南共派出7支医疗队865人支援湖北。作为援鄂回琼的医疗队队...

  “吹吹海风,听听海浪,调适下心情。”海南省中医院援鄂护理队队员李丽通过微信告知自己的近况。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海南共派出7支医疗队865人支援湖北。作为援鄂回琼的医疗队队员,李丽和其他数百名医护人员被安排在海口市东海岸的一间度假酒店隔离。

  “酒店将宴会厅改造成餐厅,吃饭间隔2米,餐饮是自助餐,有热菜、凉菜、水果、粗粮,很丰富。”李丽说,医疗队员对隔离点的生活安排普遍感到满意。

  海南省中医院援鄂护理队队员陈小妹介绍,住宿实行单人单间,可以到海边散步,也有健身房,设施很齐全。“酒店还给我们提供了图书角,可以借阅图书。”

  “听着海浪的声音,船舶的轰鸣声,看那翠绿的椰子树,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及亲切。”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海南)队员、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吴维雄表示,在经历了武汉紧张的“战疫”后,自己正在被家乡的美景“治愈”,隔离期间打算利用难得的休闲时光多看看书,让心态放松下来。

  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护士刘琪则全身心投入到中级职称考试的备考中,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支援的时候太忙碌,她打算利用难得的“假期”重拾“课本”。

  在放松之余,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护士叶艳抽出时间整理工作总结。“我是科室的护理负责人,理一理方舱医院的工作流程,总结武汉的工作经验,看能不能用到今后的工作中。”

  “回到海南,思家的情绪变得更加强烈。”吴维雄说,在外40多天,多亏了爱人和母亲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虽说舍小家为大家,但是对家人还是比较亏欠。隔离结束后,希望有时间好好陪陪家人。”

  提到家人,叶艳的声音有点哽咽。叶艳和爱人都是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的医护人员。疫情暴发后,叶艳驰援武汉抗击疫情,同样报名援鄂的爱人被领导挽留,奋战在海南的抗疫一线岁的儿子则一直放在亲戚家。

  “孩子很想我,每次视频都聊一个多小时。在武汉的时候不敢视频太多,我自己不忍心,也受不了。现在基本上每天都会跟他视频一下。”叶艳说,结束隔离后最盼望的事情就是把孩子接回家。

  陈小妹最牵挂的人则是她的男友,同是医疗队成员的陈锦王。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服务期间,每天承担高强度救援任务的护理师陈锦王病倒了,被诊断为左侧大脑中动脉囊状动脉瘤破裂出血。他于2月23日接受手术,3月5日出院,现在也在同一个酒店隔离,口服药物治疗。陈小妹说,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我们要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别人。”

  3月17日,陈小妹(左)和陈锦王(右)在武汉市委党校举行海南援鄂医疗队返琼仪式时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除了陈锦王,陈小妹还牵挂着武汉尚未治愈的病人。“虽然我们回来了,可以说离胜利不远了,但还是希望其他病人也赶紧好起来,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过去一个多月的经历是人生中不可磨灭的痕迹,如果不参加援鄂,将会是人生中的一个遗憾。”吴维雄回忆,“在江汉方舱医院,医患关系,是一种心连心的交流,都在为别人考虑,彼此鼓励,善意的一面被放得很大。”

  “她们是患者,但对我们来说却像家人般亲切。她们总关心着我们,问我们:累吗?这么忙肚子饿坏了吧?甚至要把定量补给的食物分给我们,担心我们因为工作忙碌把胃给饿坏了。”在陈小妹的日记里,她这样写道。

  在方舱医院工作期间,陈小妹(左)与患者黄阿姨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出院后两人依然保持着联系。受访者供图

  “舍不得武汉,舍不得服务过的患者,舍不得在武汉为医护人员提供后勤保障的‘管家’们。”刘琪回忆援鄂经历,动情地说。

  隔离期间,李丽的床头柜上仍一直放着江汉方舱医院发给医护人员的工作牌。她说:“隔离期满,如果身体状况正常,我想继续在一线工作。”

  叶艳则小心翼翼地保存着三封患者亲笔写的感谢信。“武汉人会记住你们每一位倩丽的身影,因为你们的负重前行,我们才会看到春暖花开……”每次读到这些真挚的话语,总能让她心头一暖。“只要他们需要我们,我们随时投入战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喇叭民用品招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pxw/137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