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 > 产品新闻 > 正因为我们见多了生死,所以更要用心尊重每一

正因为我们见多了生死,所以更要用心尊重每一

[导读]: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四十一篇,记录白衣天使...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四十一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号,武汉小雨

  我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许景芳。今年的“三八妇女节”,我和护士姐妹们,写好了一张张祝福书签和贺卡送给女病友,鼓励她们战胜疾病。其实,今天也是我38岁的生日,当收到队友和病友的祝福时,我的心被满满的感动包裹着。

  这一天,我收到最珍贵的礼物是能够送别治愈出院的10名病友。站在病区的通道,我看着他们一个个面带着微笑离开这里,心里特别激动、特别振奋。有位女病友在抖音上为我送上视频祝福,还专门找到我,给我一个特别精致的书签,上面写着:“感谢有你,幸运有你!”看着书签上的这句话,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们病房里有一对80多岁的老两口,刚开始老爷爷相对病重一些,需要高流量氧疗、心电监测。我的第一个班是夜班,晚上需要不停地去爷爷那里观察生命体征和病情,我发现每次只要我一去,隔壁床的奶奶,总要坐起身子问一下:“正常不正常?他好不好?”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老两口。凌晨三四点了,奶奶还是担心得睡不踏实。我就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爷爷很好,您安心睡会吧,我看着呢。”可奶奶还是侧着身子面向爷爷这边看着,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几天爷爷好多了,昨天我进病房的时候,奶奶说:“你太辛苦了”,一边说一边给我塞橘子,我说:“奶奶,我们穿着防护服不能吃东西。”转身离开病房,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老人家让我想起了家里的奶奶,一见面就拿出好吃的,使出最大力气往我手里塞。

  我是武汉市汉口医院护理部黄静,今天是我在抗“疫”一线个国际劳动妇女节,早上收到医院送的鲜花、贺卡,我们都特别开心和感动,同时也把这些鲜花和礼物分享给了隔离病房的患者。

  病区有一名年轻的重症患者要康复出院了,我和姐妹们特意为他送上鲜花。这名患者接过鲜花后,花还没拿稳,突然反过来将鲜花递到我的手里,他说:“现在外面没有卖花的,其实今天应该是我给你们献花。我就借花献佛,感谢你们,你们是天使、是英雄。” 这一刻,再多的疲惫都在这温暖中融化。

  我是吉林大学第二医院骨科重症监护科护士陈雪,今天是我支援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ICU病房的第37天。

  一周前的一个夜班,我正准备交接班,就听到有人喊“快来人啊!”原来是24床的爷爷病情突然加重,当时他面色潮红,大汗淋漓,血氧饱和度也只有60%。我们马上给他上了无创呼吸机,并且注射了多巴胺、肾上腺素等药物,但他的血压还是持续下降,每分钟的呼吸只有7次,心率只有三十几次。后来我们又经过气管插管、上了有创呼吸机辅助通气,还给他进行了心脏按压,奋力抢救了一个小时才把爷爷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对症治疗,爷爷的身体状况恢复得很好,不但脱离了有创呼吸机,而且已经不需要长时间使用无创呼吸机了。

  今天我在陪检病人做CT时,一个爹爹做完检查起身的时候头发晕,站起来后四肢不听使唤地向后倒,眼看他就要倒下去的时候,离他有3米的我一个箭步从门外冲了进去,一把拉住爹爹的手。爹爹没摔着,晚一步就有危险,还好我跑的及时,当时吓得 我心都要跳出来了。爹爹年龄有点大,又有糖尿病,要是摔着了后果不堪设想。爹爹看我这么紧张,笑着说,丫头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现在怕是去了ICU。

  与往常一样,我坐着公交车上班,还有几分钟就可以见到那位和蔼的武汉大娘了,她今年68岁,是我护理的患者。大娘多日便秘,为了减轻她的痛苦,每班次我都为她实施中医穴位按摩。取穴以中腕、双侧天枢、气海、双侧足三里为主,这几个穴位定位方法简单,容易掌握。 我还把方法教会了大娘,这样我不在班的时候她自己也可以按摩。

  我是江西信丰县人民医院急危重症医学科袁善斌医师。我来到随州市广水第一人民医院支援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今天是我比较轻松的一天,因为广水第一人民医院所有的重症患者都清零了,重症病房已经是“空巢”了。我参与救治了13名重症患者。其中徐大爷是最后一名转出重症病房的患者,他是个新冠重症肺炎合并多种基础疾病的患者,经过十多天治疗后,最终徐大爷肺部CT好转,终于转出重症病房。那天,徐大爷开心地笑了,他说他看见太阳了。 愿转入普通病房的你们早日康复,胜利在向大家招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喇叭民用品招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pxw/125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