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 > 产品新闻 >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休舱:运行34天,留下1564张空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休舱:运行34天,留下1564张空

[导读]:3月9日下午4点,65岁的龙丽(化名)走出湖北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冒着小雨,双手拎着黑色塑料袋包着的舱内生活用品,快步向着接她去康复隔离点的车走去。 一个多月前的2月6日,她...

  3月9日下午4点,65岁的龙丽(化名)走出湖北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冒着小雨,双手拎着黑色塑料袋包着的舱内生活用品,快步向着接她去康复隔离点的车走去。

  一个多月前的2月6日,她以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身份,从该货运通道进入由会展中心改建而成的江汉方舱医院,与陆续到来的其他1847名患者在此处接受诊疗。

  从2月5日晚收治首批患者,再到3月9日下午正式休舱,江汉方舱医院投用34天,总床位数1564张,累计收治的1848名患者中,转出521人、出院1327人。

  在武汉市15家实际投用的方舱医院中,江汉方舱医院“开放床位最多、累计收治人数最多、累计出院人数最多”,见证了武汉防控新冠肺炎的重要时刻。

  3月9日下午,休舱仪式上,江汉区区长李湛不时跟支援方舱的湖北省外医疗队医护人员打招呼。这一个月来,他的心态经历了从“紧张又焦虑”到“信心越来越足”的变化。

  一辆辆皮卡、公交车直接开到东厅、西厅正中间,送来架子床零部件、被褥、电热毯等物品。市政、城管、公安等单位公务人员一齐上阵,承担搬运和安装的任务。

  3日傍晚接到改建方舱医院的紧急通知后,李湛便紧急协调江汉区各方力量参与改造。作为现场总指挥,他眉头紧锁,手机不停响起。

  截至2月2日23时,武汉市26家定点医院共开放床位7259,已用床位7332,空床位131张。面对武汉市激增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定点医院容量已趋于饱和,若大批患者无法及时收治,疫情将难以控制。

  2月3日23时许,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孙晖接到了前往武汉国际会展中心进行现场调研的通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内分泌学科出身的孙晖坦言,尚不清楚方舱医院究竟意味着什么,但知道,“前方有一场硬仗等待着他。”

  另一边,为确保2月5日“方舱医院”能开始收治患者,国家紧急抽调各省大型三级综合医院的医学救援队、3个移动P3实验室和2000名专业护理人员,4日全部抵达武汉。

  后续,不断有省外医疗团队和武汉市本地医疗力量前来支援,江汉方舱医院外广场上的医疗帐篷和紧急医学救援车辆一列列整齐排列。患者听到了夹杂有内蒙古、贵州、云南、海南、河南、山西、上海等地口音的普通线支外省援湖北医疗队、武汉市5家医院与接管单位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一道,千余名医、护、技管理团队在江汉方舱医院内留下了身影。

  2月4日,他跟随云南省援助湖北医疗队紧急出发,当晚到达武汉天河机场。到武汉,面对当时的现状,他写下《抗疫》一诗。其中两句写到,“安居鄂城池,面对恶病毒;奋战成方舱,抬头笑新冠。”

  2月5日21时,首批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入舱”,江汉方舱医院成为武汉市首个投用的方舱医院。这家不到两天建成的方舱医院,开始了将持续34天的战疫历程。

  1月22日,王汉民开始咳嗽,4天后,高烧不退。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会将病情上报并安排检测,但流程至少需要五天,“要是有办法,最好自己找地方做核酸检测”。

  “封城”后,公共交通随之中断,王汉民没有车,只能徒步奔走于社区医院、新华医院和协和医院等多家医院之间,寻求诊疗和核酸检测的机会。

  2月6日凌晨一点半,王汉民在睡梦中接到江汉区天门墩社区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你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确诊新冠肺炎。”

  实际上,因为改造时间仓促,江汉方舱医院最初入住的患者一度在网上吐糟餐食保障不及时、室内冷、舱内与厕所脏乱等问题。

  面对这些问题,2月7日,孙晖向媒体表示,由于集中收治患者人数众多,工作量巨大,将考虑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对于患者反映的问题,“不能说是完全解决,但是情况在改善,已基本步入正轨。”

  江汉方舱医院患者的治疗情况,与武汉市疫情防控形势息息相关。随着出院患者、分流至定点医院的患者数字不断攀升,江汉方舱医院每日患者“收治”数量后来渐渐被“出院”和“转院”患者数量赶超。相伴的,是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数越来越少,治愈者越来越多。

  最明显的变化是有了第一张空床,后来空床数量愈来愈多。直到运行34天后,最后一批34名患者出院,1564张床位全部空出。

  在3月9日下午的休舱仪式上,贵州省援助湖北护理专业医疗队、广西壮族自治区赴湖北抗疫医疗队、云南省医疗队、江苏省医疗救援队、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等队旗飘扬在舱外广场上空。医护们纷纷拿起手机合影留念,记录休舱前的最后一刻。

  “大家一定不会忘记这30多天来,我们看到病人出院时的那种喜悦、病人痊愈时的那种激动。”河南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领队赵松在休舱仪式上说,“我们今天休舱了,但还有一段路要走。期待我们消灭疫情、脱掉口罩,露出面容自由呼吸的那一天!”

  “欢迎远方的朋友,来到我们贵州。”贵州医疗队的医护杨能丽唱起了民族歌曲。唱罢,来自贵州的医护又齐声合唱“我在贵州等你,等你和我相遇.....”。

  江汉方舱医院院感负责人,同时也为协和医院感染管理科主任的熊莉娟看着露出笑容的方舱医护们,感触颇深。为做到医护和进舱工作人员“零感染”的目标,熊莉娟这一个多月“倍感压力”。

  方舱医疗力量进驻之初,熊莉娟带领协和医院的院感团队与各地医疗队的院感员一道为方舱划分“三区两通道”,集中对医护和工作人员进行院感培训。“最开始的一两周确实最难”,熊莉娟认为,院感团队的职责就是保护好入舱的医护和工作人员,为她们的安全“把好关,守好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喇叭民用品招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pxw/123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