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 > 产品新闻 > “他身后是一个家啊!”27岁医生崩溃大哭,同事

“他身后是一个家啊!”27岁医生崩溃大哭,同事

[导读]:近日,在武汉同济医院,一名67岁的危重病人出现炎症风暴先兆,27岁的上海医师魏礼群在对他进行气管插管的时候,病人的病情急转直下,最终病逝。 魏礼群瞬间痛哭崩溃,迟迟无法...

  近日,在武汉同济医院,一名67岁的危重病人出现炎症风暴先兆,27岁的上海医师魏礼群在对他进行气管插管的时候,病人的病情急转直下,最终病逝。

  魏礼群瞬间痛哭崩溃,迟迟无法释怀,同事们劝导也难以平抑悲伤和失败感。他说:病人身后可是一个家庭啊!隔着玻璃,同事为他举着纸希望大家理解,纸上写着:

  除了他之外,同济医院光谷院区还有5位来自上海的麻醉科医务人员,他们分别是华山医院的罗猛强、洪姝、曹书梅,和瑞金医院的缪晟昊、谭永昶。

  所谓插管,就是在呼吸困难的患者气管内插入塑料导管,外接呼吸机,从而帮助患者呼吸。对一个成熟的麻醉医生来说,完成插管动作通常只需要在十几秒。

  从左到右依次为华山医院麻醉护士洪姝,麻醉医师曹书梅、罗猛强、魏礼群。他们是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插管冲锋队”的部分成员。 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赖鑫琳 摄

  为了更好地帮助病患,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成立了一支20人的“插管冲锋队”。队员两人一组,每组12小时待命。之所以要两两分组,之所以被称为“冲锋队”,是因为他们工作时身处险境,需要相互照应。

  几天前,瑞金医院的缪晟昊当班。缪晟昊是“90后”,不穿白大褂时,就像校园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但他已在瑞金医院工作了5年,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麻醉医生。能凭一双眼睛判断导管是不是准确地插入了声门。

  当天,有一位老年患者需要插管。根据经验,缪晟昊知道很多老人喉咙里有痰。插管前,护士会准备好用于吸痰的吸引器,这次也不例外。但当缪晟昊打开患者口腔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一口浓痰严严实实地挡在声门前,厚得就像是嚼了一整天的口香糖。

  怎么处理?吸痰还是盲插?他必须在几秒内做出判断。因为这时候患者已无呼吸,若不及时接通导管吸氧,生死就在须臾之间。

  用吸引器吸痰,耗时20秒,患者氧饱和度会不断下降。这么浓厚的痰液,极有可能吸不出。若浪费这20秒,为插管留下的腾挪余地就很小。

  盲插。停顿了一两秒后,缪晟昊作出决定。他身上有与年龄不相称的从容,“每当站到患者头端,就感觉周遭立即安静下来。”他后来说。

  他此时戴着三层手套,感觉远不如平时敏锐。导管一点一点滑向患者气管深处。近了,近了,猛然间,他的右手获得了导管滑过声门的触感—— 一种凭千百次操作获得的、难以言传的“落空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喇叭民用品招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pxw/119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